星期四, 10月 09, 2008

我的靈魂服服貼貼

【原載於 聯合副刊 幸福紀念日 2005年1月14日 】

邵族是第十個被人類學家歸類的台灣原住民,我的朋友要跟老師去日月潭拜訪幾位邵族的阿公阿嬤,訪談

之外順便作歌謠採集。我藉口要回台中,可以順便載她一程,其實心裡想去得不得了。到了日月潭我們問德化社在哪裡?路人卻都回答要不要搭遊艇?答非所問,搞得好像爆笑劇裡一直重複的無厘頭笑點。到了阿公家,我從窗戶看到客廳裡阿嬤正在錄音,不敢打擾就在外面靜靜等,哪知道阿公看到客人就起身「哐噹」一聲把門打開,我一時傻眼,只好自嘲地作了個跌倒的動作。不過,這樣我就可以聽到阿嬤唱歌,阿嬤唱歌唱得我的靈魂好像被熨斗燙過,服服貼貼像日月潭的湖水,錄完音之後朋友想要繼續訪談,結果阿嬤說:「我可以回家了嗎?」我們不禁心驚,以為阿嬤覺得我們這些平地野蠻人很打擾,結果阿嬤緩緩地說:「我要回家煮飯了…..」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