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12月 15, 2007

和我的偶像敘舊

【原載於 聯合副刊 幸福紀念日 2005年3月27日 】

我最喜歡的古典鋼琴家叫做巴倫‧波英(Daniel Barenboim),他是個出生在阿根廷的猶太人。當我中學的時候,他是樂壇的青年才俊,我和同學都瘋狂地熱愛他彈奏的孟德爾頌的鋼琴小品〈無言歌〉,還在畢業典禮上要求音樂老師幫我們彈奏。才子配佳人,當年他跟大提琴奇才杜普蕾譜出戀曲,十足的樂壇佳話。但美人沒有美命,杜普蕾得了末梢硬化症,一個大提琴家變成了漸凍人,一雙靈巧的手開始不聽使喚,好像上帝給了你一個禮物,卻反悔收了回去。這段故事還拍成了電影,每次看都不勝唏噓。
巴倫‧波英後來做了一些事讓我對他很是敬佩,他以猶太音樂家的身份冒著戰火到巴勒斯坦開音樂會,和阿拉伯音樂家一起工作,還曾試圖在以色列演出日耳曼音樂家華格納的作品,希望用音樂作出和平的象徵,真正的大師風範!
離開中學生活,我的崇拜也開始轉移類型,從搖滾歌手、政治人物……一直到日劇女明星,巴倫‧波英也慢慢地搬遷到我記憶裡失落的一角。前幾天我突然在新聞小角落發現巴倫‧波英的訊息。當年的青年才俊現在已經白髮蒼蒼,我的〈無言歌〉唱片也發了霉……大師對不起呵,我馬上把唱片擦乾淨放進唱機裡,讓我們敘敘舊吧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