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10月 26, 2006

萎靡星期一的藍色藥丸

最近我在做藍調的功課,每天早上起床就會先練上一段12小節,老實說,我很想當吉他手,因為有的時候實在厭倦鋼琴這麼精確的樂器,按下一個鍵就是一個音,彈藍調應該用吉他,藍調音不是哪個鍵的問題,而是推吉他弦那種要準不準的感覺,我大概過了30歲以後才開始喜歡藍調,生命質地太乾淨的年輕歲月是不會懂得的。星期一我聽著老黑人Eddie Boye自彈自唱的藍調,心情突然好得像週末,那種一台琴、一個老黑人,還有唱了一輩子的藍調,誰還管下一季要流行什麼類型的音樂。好奇什麼藍調可以讓人這麼開懷,翻來唱片封面一看:A Sad Song,傻笑~

(原載於聯合報副刊 幸福紀念日)

沒有留言: